「70年人居蝶变专题报道④」抚今追昔,城市之变

  • 发布:2019-11-06 19:33:39
  • 热度:448
  • 来源:匿名

核心提示:

今天,我们为什么向这座城市致敬?因为这座城市是我们的身体、灵魂和生命线。为了澄清这个70年的人类住区进程,我们必须回顾过去,让历史在最近的变化中更加生动地进入我们的心中。

多好的重庆城市啊,山高路不平。

“多好的重庆城市啊,山高路不平”。

在重庆,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短语。第一句是表扬,第二句是情感。为了表扬,我先按了手表,但为了分析感情,它显示出这是一个不容易居住的城市,甚至“山高路不平”。

也许,在外国人眼里,重庆是一座英雄美人、美食和想象力都丰富的城市,但骨子里有什么样的个性和勇气呢?在其温暖、慷慨和粗心的外表背后,还有什么鲜为人知的呢?

今天,我将只谈论城市面貌的变化。

城市外观的主体是建筑。早年,重庆主城区(渝中半岛)的建筑主要是居住建筑,除了政府办公楼、寺庙、商店和学校。这座城市没有绿化,没有路灯,没有公园,没有公共厕所,没有道路和自来水...

“山高路不平”的外延很广。

事实上,重庆在明清以前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城市。它的主要功能是军事要塞。自从公元前316年张钦在长江和嘉陵江交汇处的山上建了江州,直到北宋肖春Xi十六年(公元1189年)这座城市才正式升格为重庆政府。从那时起,“重庆”就一直是一个地理名词,隐藏在中国西南部的深山中。或者作为一个军事术语,它被存储在《世界军事词典》的索引目录中,因此当它在1929年正式成立时,它的陆地和水域总面积只有93.5平方公里,人口只有28万——然而,在此后的90年里,它经历了1939年、1950年和1997年三次直接管理,其领土扩大到82,000平方公里,人口达到3,200万。这在中国城市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。

但这只是表象。

今天,如果你走在榆中半岛的起伏上,在经历“不平的山川和道路”的同时,你也可能会被这一景象所震惊:山野周围的竹林在春天被更多的肥料浇灌,导致竹笋疯长——成千上万座巨大的高层建筑紧紧堵塞着半岛,据说密度是世界上最高的。迎面走过许多建筑、美女、美食、灯笼、花束和喧嚣的阴影,就像疯狂石头(Crazy Stone)导演宁浩说的那样:这里的主要街道像香港,而后街像加尔各答。

然而,这仍然只是一种表象。

宁浩的论点是,他仍然不理解一个典型的城乡二元结构的城市,它的出现充满了二元性。因此,为了了解重庆的生活环境,有必要了解它的移民历史:自从秦朝摧毁了巴基斯坦,这里的土著人就消失在历史黑暗之夜的褶皱中。今天的重庆人主要由清初移民、抗战移民和三线移民组成。他们的成长就是城市的成长。他们创造并复制了所有关于重庆的图像。

回首明末清初,巴蜀经历了36年的战争,“千村万人留下印记,千户千鬼歌唱”是重庆城乡的写照。据康熙二十年(1681年)统计,四川人口只有50万,其中只有3万留在重庆政府,重庆政府隶属于川东36个县。顺治十年,清政府宣布移民,从而拉开了“湖广填川”的帷幕。从清朝顺治十年到嘉庆末期的150年间,共有300多万移民(是今天三峡移民规模的三倍)经由粤北、汝城、桂东、茶陵、醴陵和浏阳来到平江,然后沿河而上,经宜昌进入三峡。然而,他们向北向西移动。北路从重庆迁到广安、仪陇和巴中。西路进入卢希安县,富顺、龙昌进入川西。

湖广移民带来了耕作技术和建筑技术,这不仅振兴了经济,而且在四川东部的主要城市和巴渝山镇都有雅致的住宅。

“现代城市之父”的城市扩张精神

文史学者杨简瑶认为,潘文华是重庆“现代城市之父”。这是由于他在扩大城市方面的大胆设想。

潘文华,生于四川西部仁寿,民国初年毕业于四川陆军快速学校,成为二等上将。1929年,潘受·刘翔被任命为重庆市第一任市长。到目前为止,“重庆市”的行政概念已经出现在前坝县管辖的地块上。

在城市建设之初,主要城市被限制在遥远的大门。潘文华认为:“重庆市中心有近30万人口,很难避免过度拥挤。要不是新区的另一张地图,我们怎么可能被困住!”为了扩大新城区,我们必须突破这个距离。

当时,童渊城外有许多坟墓,被称为灵柩山,数百年来,灵柩山一直是市民祖先的安息之地。

撬开成千上万的坟墓,建造一座新城市,哪个主意不好?市议员们不仅没有通过这件事,而且城里的老人和年轻人也更加愤怒。他们大多数人都抱着兄弟,语气很严厉:“老子,谁敢搬动坟墓!”生于武术界的潘文华是个男人,声音不柔和:“别动?开玩笑!刺刀服务!”因此,下属旅长郭勋祺被任命为扫墓局局长。那时老郭也是个硬汉。他一上任,就依靠他的快枪,发出刺耳的话:谁敢停下来,枪就认不出任何人了!一年多以后,他们搬走了童渊门外的43万座坟墓,开辟了从七星岗到菜园坝、从良禄口到曾家岩的大片土地,被称为新城区。

面对新开放的大片土地,潘文华自己在主要城市规划了三条公路,以榆中半岛为界。公路分为中央干线、南方干线(沿长江)和北方干线(沿嘉陵江)。中心干线从七星岗经两个路口和上清寺到达曾家岩(周恩来公馆)。它被称为中山大道,全长5公里,宽20米。这是重庆的一级公路,底部是碎石,顶部是水泥。

在修路期间,潘文华还在七星岗大坝建了一座水厂,在大溪沟建了一座电厂。道路、水电的建设推动了近代重庆城市建设的真正开始。在九年任期内,重庆托城向西冲出福都关,向北延伸到江北镇,向南延伸到南岸区。一座拥有现代山川的大城市终于出现在群山环绕的两河两岸。

主要城市的住宅建筑不仅仅是悬浮建筑。

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,重庆主城区的建筑甚至住宅都远非以吊脚楼为主体,但许多专家、学者和市民都误读了它。

一个简单的推理是:在潘文华拆除旧重庆城墙之前,主要城市的住宅建筑仅限于遥远的城门和朝天门。没有水怎么会有这么多悬浮建筑?在晚清富商刘子如(Liu Ziru)制作的《重庆测量图》中,民居大多是建在群山周围的小庭院,要么是结构滑稽的单层房屋,要么是四合院。吊脚楼极其罕见——所以有两个问题必须回答:第一,重庆早期的住宅是什么样的?第二,像卡尔·马姆斯这样的外国记者在20世纪40年代拍摄的照片中怎么会有这么多吊脚楼呢?

先回答。事实胜于雄辩:看看上清寺。上清寺现在被官方媒体统称为“中山路”。虽然从其环形交叉路口到路尽头的周公厅的长度不超过1公里,但却充满了当年新城区的大量住宅建筑:该路口是仙英的官邸花园。人民小学(早年是精制中学的西式职工宿舍)、张治中桂园、精制中学大门、第四中学(建于20世纪20年代)、团委(包括潘文华公馆)、戴笠公馆、周恩来公馆、武都宾馆(当时是位于中山路4号尽头的美军招待所)都折返了。其次是军务局机要处、派出所、田坝子、市委后门、市委大门(当年市委大院里有几栋富商康心如等人的别墅,抗战后被国民政府行政院征用,成为蒋介石、宋美龄、李宗仁等人在市区的住所)、老东明餐厅、张继公馆40巷,留下来迎接范庄。

这里有高跷建筑吗?不要。

每个人都知道重庆在夏天被洪水淹没。谁将在河边建造房子?傻瓜!

这不是一个恰当的例子。已故民俗学家马华恩于20世纪30年代被重庆大学录取。“当时,少校刚刚从菜园坝搬到沙坪坝,刘翔的成渝高速公路也已经完工。要去参加这个大活动,必须在牛角坨坐马车。”马先生回忆道,“当时根本没有公共汽车——当主人的红缨鞭晃动时,马车嘎嘎作响地跑了。沿途风景如画:嘉陵江在右手边,点缀着风帆和无数的喇叭。左手边是隐藏在夹竹桃或树林中的小建筑,有中国的也有西方的。说实话,抗战前的重庆城相当漂亮!但它真的很臭。”

问为什么。答:“缺水!建于潘文华的高达水厂仅在1932年供水,但远不能满足市民的需求。许多家庭仍然不得不雇人挑水。有什么方法可以保护这两条河免受缺水的影响?一盆水不仅可以洗脸洗脚,还可以冲厕所。水太贵了,厕所洗不干净。夏天,整个城市都有点臭。直到改革开放后,每个家庭都有一个独立的厕所,城市才没有臭味。”

这是事实:即使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穿过“三大台阶”的粪车仍然在街上跑来跑去。清晨倒尿罐也是一个城市的景象。它不会发臭吗?

回到第二个问题,为什么老照片里有这么多吊脚楼?马华恩说,主要城市的吊脚楼大部分是抗日战争后修建的。根据历史事实,重庆的主要城市在1937年人口超过30万,在1945年超过150万。许多难民涌入首都,仅仅因为条件差就不得不修建棚屋,在条件好的情况下还要修建高跷建筑。城市的好地段早已被当地人占据,来自下游的外来者只能沿着河流建造。因此,人们看到的吊脚楼大多是沿河而建的,如曾家岩、大西沟、司前门、朝天门门、楚门、菜园坝、花龙桥等。

那么,作为川东特色民居的吊脚楼在哪里呢?大部分位于何琳镇或靠近八音山的临江镇,如偏岩镇、中山镇、磁器口古镇和马桑溪镇。

历史事实是这样的,以至于后人会尊重它们。

(张伟:作家。他在重庆晚报工作了13年,学习规划,擅长写作。我喜欢重庆的文学历史和抗日战争的历史。我跑过田野,进行了深入的采访。我喜欢用简单的描述来描写人们。我敢切骨头,看肉,切血管,但我内心谦卑。他是重庆唯一的读者杂志签约作家。唯一感谢的人是读者的挚爱。)

大发老虎机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hfweibao.com 杨营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